心情阅读网 > 故事 > 感人故事 > 那些爱,说出来已是泪流满面

那些爱,说出来已是泪流满面

作者:布衣粗食
     文/布衣粗食
  她是湖南南部一个偏远山区的乡政府干部,因为交通极为不便,工资微薄,加之 男人 在另一个乡镇上班,两人上班的地方相距200多公里,因此她很少和家人团聚。很多时候,她在政府一待就是3、4个月,女儿也跟着她一起过,在乡里的幼儿园读大班。
  2006年的早春,天空还下着雨夹 雪 ,寒冷的山谷丝毫没有春天的影子。为了解决贫困学生就学难的问题,乡里决定让干部们和贫困学生家庭结成帮扶对子。结成帮扶对子后,大家根据帮扶家庭的具体情况,进行心理上的沟通和物质上的关怀。
  这一年,她和一个失去男人的 女人 结成了帮扶对子。失去男人的女人叫春霞,生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8岁,读小学3年级,二女儿刚满4岁,还未就学。春霞的男人是在一次伐木头的副业中去世的,春霞的男人因为躲避不及,伐倒的大杉木“轰隆”一声,活活地砸死了他。这山沟里的人家,原本就穷得叮当响,一旦男人去世,家里几乎是切断了 生活 来源,贫困程度可想而知。
  自从她和春霞结成对子后,她经常买一些新衣服给春霞的两个女儿,还隔三差五地送给她们一些生活费用。如果有空,她还会去和春霞一起劳作,深入了解她们的 心情 和实际需求。因为春霞的家离乡政府有二十几里地,而且山路崎岖,每次春霞看到她来了,心里总是说不出的 感动 ,久而久之,春霞觉得她就是自己的亲身姐妹,甚至还要超过亲身姐妹的 感情 ,今生今世对眼前的她无以为报。她也觉得像春霞这样的女人几乎找不到生活的曙光,几亩薄田,十几亩野岭,三间土坯屋成了春霞一生的寄托,怪可怜可悲。想着想着,她就常常责怪自己力不从心。
   时间 不经意来到了2008年,因为长期两地分居,也因为她的男人另有新欢,她被起诉离婚了,她虽然条件有限,但还是坚持向法院索要了女儿的抚养监护权。家庭的波折让她痛不欲生,她几番想要和乡里的领导说解除对子间的帮扶关系,可每次刚要开口说点什么,又想起春霞那悲伤的眼神、憔悴的脸 色 和春霞大女儿红彤彤的奖状,刚到嘴边的话赶紧收了回去,化成一口酸涩涩的唾沫咽了下去。
  2008年的冬天是个极其寒冷的冬天,南方的冰冻灾害不期而遇,整个乡里都停电了,学校被迫放假,道路冰封。她每天面对着白雪皑皑的山脊发呆,她经常想起自己的家庭,隔一会又想起那个春霞的女人,或许这时候她们由互相帮扶变成了同病相怜。
  她终究是放不下春霞她们一家子,她把女儿托付给同事,急匆匆地想要去春霞家看看。经过将近3小时的爬山涉水,她推开那扇斜倚的木门,来到了春霞家里。当春霞看到她眉毛都结满了冰珠子、脸被冻得发紫、嘴里不断呼出白气的样子,春霞热泪盈眶地和她拥抱在了一起。而她看到春霞家里取暖的柴草已经不多了,心里泛起了愁。一阵简单地寒暄过后,她和春霞冒着雪去后山扛回一大把柴草,然后千嘱托,万叮嘱地要春霞做好防寒的长期准备。
  第二天一早,她又不得不赶回乡里,毕竟她还是一个 母亲 ,一个乡里干部,她心里这样想。就在回到乡里的后,她感觉心里一阵绞痛,疼的额头冷汗直冒。在乡卫生院,她被查出患了急性阑尾炎,加上她经过长途跋涉,事态更显得严重紧急,可是,去县里的唯一公路被冰雪覆盖了。卫生院的老院长决定马上动手术,她无奈地咬咬牙,被推进了冰冷透骨的手术室。手术还算顺利,可是简陋的医疗条件,无法很快让她康复如初,她被安排长期住院观察。后期的生活料理成了她最大的担忧,女儿善幼,乡里的同事正值抗冰救灾期间,抽不开身。
  寒冷的冰雪封得住山里的路,盖得住山上的林子,却没有封住她得病的消息。很多熟悉的朋友,乡里的同事,附近的居民,都轮番着照顾她的一日三餐。那个叫春霞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,硬是不顾寒雪冰凌的阻隔,从家里炖了一碗鸡汤给她带来。即使盛鸡汤的盒子放在春霞的胸口捂了又捂,鸡汤还是冷了。春霞借来木炭生起火盆给她热了又热,鸡汤的清香温暖了她的心,羡煞了同院的病友,大家都称赞她找了个好姐妹。
  打那次以后,春霞每天中午都会从家里赶来,给她做一顿鸡汤,而且换着花样做,一餐是鸡汤,一餐是蛋汤,一餐是清蒸。在春霞的细心照顾下,她也很快好了起来。
  冰雪消融,初春乍现,她也出院了。这时候已经是2009年 春节 过后,一丝暖暖的阳光透过雾霾,抚摸着山脊。她幼小懂事的女儿说:“趁着天气晴朗去给春霞家拜年,也好感谢春霞阿姨多天的照顾。”在女儿的执拗下,她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春霞家。
  “你快还我家的芦花鸡!快还啊!”刚刚来到春霞家门口,春霞的小女儿就冲春霞囔囔开了。
  “啪!!”春霞将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小女儿脸上:“快住嘴,你知道什么,就知道吃吃吃!”
  “妈妈你撒谎,你说过年会给我炖鸡汤,可是呢,家里的鸡都杀光了,我都没有吃到,过年你给我只吃红薯面。鸡、鸡、都给她一个人吃掉了,还有准备过年的鸡蛋。”懵懂而又纯真的小女儿,边说边哭。
  她猛然木在了那,她这才感觉到院子里从未有过的寂静,她别过脸去,看着墙角里还未清扫干净的鸡毛,似乎一切都明白了。因为她的病,让这家人杀光了家里所有的鸡,却过了一次用红薯面庆祝的 新年 。
  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滋味在她心里翻腾,怎么也抹不开。看着眼前这个刚刚入学的幼小女孩,她的眼泪冲出了眼眶。曾经在人们眼里,那些捐钱、捐物、捐劳力、无私大爱、那才叫爱和关怀。而眼前的这个叫春霞的女人,穷得可以说“揭不开锅”,却在二十多里冰封雪阻的山路上,来来回回了20多天,杀光了家里准备过年的芦花鸡,打碎了家里积攒下来的所有鸡蛋,自己未曾尝一口,全部送给了帮扶过自己的人,在春霞心里,这是唯一能够想得到的报答恩人的方式吧。在一碗小小的鸡汤里,盛下了多少的爱呢?
  一阵春风拂面而来,轻轻地刺痛了她的心,也吹暖了土坯屋前的院子,涤荡了整个山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