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阅读网 > 故事 > 感人故事 > 无头旅行

无头旅行

作者:于珏
     在徽州的一个小山村里,有这么一件怪事,每到农历十五的时候,他们那个小山村不是刮风就是下大雨,一百多年来从没例外过。
  去年冬天,我有三个朋友结伙去游黄山,这三人两男一女。中途车子出了点意外,就在那个小山村里住了一天。
  那个小山村坐落在一座大山脚下,离黄山风景区有好几十公里,离市区也有好几十公里,所谓前不着街,后不见店,方圆百里青山密林,人迹十分罕至。
  我的三位朋友,车子开到那突然熄了火,心里直叫苦连天。于时掏出手机想找人来修理,手机屏幕上却显示无信号。这可把我这三位朋友急坏了,他们在马路上站了许久,也没看见一辆车子和一个人影,此时天色已近黄昏,他们越发着急。总不能等到天黑后再来想办法吧。
  这三个朋友商量后决定去附近的小山村先找户人家住上一晚,待明日天亮后再想办法。
  冬日的太阳说落下就落下,黄昏一过,天色不一会就黑了。本以为白天晴好,晚上定会是月明星亮,却不想三个人刚一进村,天气陡然大变。寒冬腊月的,天上居然响起轰隆之声,紧接着电闪雷鸣,眼见大雨就要来临。
  三个人好不容易来到一户人家,敲了门后,一位大爷出来开了门。三人道出来意后,掏了些钱给那大爷,那大爷倒是个朴实的山民,朋友塞给他的那几张红色人民币,他倒一直推却不肯收,朋友却坚持要给,最后大爷熬不过我朋友收了一张。
  三个人在大爷家吃了顿便饭,就着在大爷铺好的地铺上躺了下。
  一天的赶路,我这三个朋友着实累得很,几乎一躺下就睡着。半夜里风声、雨声、雷声依旧不停。
 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,犹似狼嚎本就不足稀奇,可是这风声里却传来阵阵女子的呼唤声:“开门!我要回家!”
  那声音清晰无比,却是时有时无。我的三位朋友一下被惊醒,却不敢断定自己所听到的,互相推着各自的胳膊问起:“有没听到什么声音?”
  其中两个朋友见那声音已不见,以为只是风声听错了,随即摇摇头,又接着睡去。
  朦朦胧胧中,这三个人在睡梦里,总感觉有人在看他们,都以为自己在做梦,不当回事。后来又听到几阵斧头劈柴的声响,还有少女断断续续的哭喊声!
  这三人一愣,这大爷家何时来了女人?好像没听大爷说过!不管了,反正寄人篱下,也勿需了解的那么清楚。
  我的三位朋友装作充耳不闻,继续呼呼大睡。外面的劈柴声越发响亮,那噼啪咔嚓的响声,在黑夜里听来是如此怪异,仿佛不是在劈柴,却像是骨头迸裂时发出的声响。
  其中一个朋友终于坐立不住,想去劝劝那位大爷,有什么事明天白天在做不迟。他们赶了一天路,眼下着实累得很。
  这位朋友就打开屋门独自跑了出去。
  这三位朋友睡觉的屋子,连大爷家的客厅很近。这位朋友不一会就来到了客厅。没有灯光,客厅里显得十分阴暗。我朋友以为年代久修的屋子都会这样,何况这里还是间土屋呢!
  大爷并不在客厅,我朋友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他。
  此时屋外的哭喊声越发加重:“开门!我要回家!”
  这女子的声音变得有些叫嚣,仿若许久不见开门心里有了怒气。
  我朋友觉得奇怪,这大半夜还真有女子在敲门。忘了说了,我的这位朋友是位律师,现代唯物主义派,对鬼神之说从不相信。
  那女子见屋内有人,却不给她开门,转而拍打起屋门来:“开门!我要回家!”依旧叫嚣着。
  门板被震得直响。我朋友有些疑心,这大半夜的,一个女人怎么跑山上来了?难不成是迷路了?我朋友摇了摇头,总觉哪里不对。继而又想,这敲门声这么响,里面那两个家伙他娘的就睡得死猪似的,听不到么?
  “别吵了!我给你开门!”我朋友一把步到门前,伸手就要去拉那门把。一双粗糙的大手由他身后伸来,把我这位朋友吓了跳。
  借着里屋微弱的灯火,我朋友抬头一看,这身后的人竟是那位大爷。
  “小伙子别开门!快回去睡觉!一会无论听到什么,都不要再出来了!”
  那大爷冷冷冰冰地说。
  我的这位律师朋友闻之一怔,总觉哪不对,究竟哪不对,却也道不明。只得尴尬地摸摸后脑勺 笑 了笑,准备折身回房继续大睡。猛得一瞧地上,那大爷的身后却无一丝黑影。
  妈呀,真见鬼了!我朋友心里大呼起,冷汗淋淋拔腿就走。
  他刚一走,身后的大爷扑通一声倒在地上。脑袋滚的如个球。在那脑袋上,眼球突发暴露在外,一条细长的腥红舌头荡垂在地,如一缕鲜血在不停流淌着。这脑袋此时正摆出一个笑脸望着我朋友离开的背影发笑说:“很快就要解脱了!”
  2
  我的这位朋友回到里屋,本想继续睡觉,却无奈怎么也睡不着。
  外面风声、雨声、雷声依旧不断,只是那女子的叫门声已听不见,那噼噼啪啪地劈柴声,依然响着。
  我的这位律师朋友实在睡不着,又不敢再去大厅,只得伸手将睡在另外一边的两位朋友推醒。
  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推,另外两位朋友就像死人般的纹丝不动。我的这位朋友心一急,一把将被子抛了开。
  被子里湿漉漉一片,伸手一摸,满手粘呼呼的,借着灯光一瞧,哪还有那两位朋友的影子。
 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被窝里透了出。我的朋友脑子迅转着,马上意识到,那两位朋友已不明不白被人杀害,而且是那种只剩人头,不见躯体的奇怪死法。我的这位律师朋友吓得连连倒退,对于两位朋友的突然死亡,他感觉像是做梦一般的突然。
  我的这位律师朋友感觉这屋子里异常怪异,想也不想就冲出屋子,拉开大门一心只想往外跑。
  这位朋友刚拉开屋门,一团红影就屋门口的地上卷了起,那红影在瞬间变大,渐而化成一个年轻女子模样。
  那女子一身通红,上衣绣着大朵牡丹,下身着大襟裙,脚上一双红色绣花鞋。一头长长的黑发将整个脸盖了住,瞧不清她的面貌如何。
  望着这女子的装扮像是清末时代,女子出嫁时的装扮。我朋友的心里疙瘩直起。
  那女子见着我朋友,缓缓的将脸转了过来。原来她刚才是背对着我朋友,所以看到是满头黑发。
  “呵呵!终于回家了!”那女子说。表 情 僵定,语气冰冷,说话时将腥红的舌头,用手提着往嘴里塞了塞,似乎那根舌头太长已影响了她的发音。
  冰冷的声音,仿佛来自地狱一般。我朋友脑子发懵,身子一阵发抖,逃跑的念头越发强烈。我朋友清楚,他此时遇见绝对不算是人类,而是人们常说的鬼。碰上这种东西,即便是想逃也逃不了。他料想另外两位朋友定是这女鬼所害,自己还是镇定些,探下这女鬼究竟想要做什么。
  那女子望了我朋友一眼,两只眼珠子突然从眼眶中掉下来,随即滚落在地,徒留一滩鲜血在地。接着顺着那光光的眼眶,四周跟着流出几缕黑黑的血线,一滴一滴顺着她的脸颊落在地上。
  我朋友背脊上冷汗已出尽。他用背顶着门,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。屋外,风雨依旧不停。
  我朋友强抑住心里的惊慌,思磨着,这女鬼一直叫门该是有什么心愿未了,才徒增这一口怨气来喊门。于是强制镇定说: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找上我?”
  那女鬼低叹一声,将头垂下,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将满脸的鲜血拭了下。一时间,满室的血腥味充塞在空气中。
  这位律师朋友觉得空气瞬间变得稀薄,一股窒息感袭卷而来。
  “呵呵!我美吗?”女鬼仰起脸,本就苍白的五官,瞬间扭曲起。
  再看时,一缕鲜血已挂在她嘴边,越发显得那脸色的苍白。鬼魅两字用在她身上最合适不过的。
  “吓着你了吗?”女鬼将脸贴近我朋友,冷笑说。
  “小伙子不要理她!她是来复仇的!”老大爷的声音从室内突然传来。
  这声音是那老大爷的没错,可是这声音却夹带着一股道不明的森冷幽怨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  “哼!只要是这屋子里的人统统都得死!”女鬼伸出干枯的手在空中舞动起。两只手苍白如骨,没丁点肉,直露出一截长长的手骨,仔细一看那上面爬满了一群蠕动的蛆虫,望着令人作呕。
  我朋友胃里一阵翻腾,呼哧一声吐了一地。他用手摸着胃部,感觉胃里不知何时有些毛毛的东西在上下爬个不停。
  朋友似乎意识到什么,俯头往地上一看,那刚被吐出的晚饭,其实是些腐烂了的碎肉,确切地说是腐尸肉。在那一地的腐肉上,带着我朋友的胃液,还有点点白白的小虫在蠕动着。
  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我朋友指着一地的污秽说。
  “没什么!我只是拿了些肉给你们填填肚子,让你们好好睡上一觉,不想你半夜却醒了来,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!”那大爷的声音继续在屋里回响着。
  女鬼伸着手继续在空中舞动着,“我要你的头!快把头还给我!”说着女鬼两手伸直,向我朋友的脖劲处伸去。
  我朋友脖子处一紧,接着一股冰寒之冷渗进我朋友的灵魂。我朋友觉得浑身已动弹不得,窒息之气让他脑子一阵晕眩。
  在这紧急头头,一颗人头从空中掉了下来,落在那女鬼手中。
  3
  “你不是要找你的人头么!快拿走!”老大爷说。
  女鬼一见那颗鲜红的人头,立即放了我朋友,转而将那人头捧在手中瞧了起。
  接着哈哈大笑:“我终于找到了!”
  我朋友没有了束缚,舒坦了许多,他伸手摸了摸青紫的脖子,大口喘着气。再抬眸时,那女鬼已将头劲上的人头摘了下来,将手上的人头按了上去。随后将那颗换下的人头,往地上一扔。那人头在地上滚了几滚,流下一难黑黑的血迹。
  可是那颗刚换上的人头比女鬼的肩膀要宽出许多,那人头只能歪在一边,与女鬼窄小的身子极不吻合。
  我朋友一看,这颗被按上去的人头哪是什么女人头,明明是已死去的一位男性朋友的头。
  我朋友吓得身子一阵抽畜,白眼直番,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起,接着眼前一黑晕死过去。
  迷迷糊糊中,我朋友又听到那老大爷在说:“这个女鬼已死了一百多年。她生前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小姐,可是在结婚当天,突然发现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丫环有苟且之事,不想却被那两人发现,将她勒死在新房里,并将她的头砍了下,埋在一颗千年槐树下。女人死时那天刚好是农历十五,月圆之夜,由于她的怨气太重,使得老天都在为她垂泪。以致于每到月圆之夜这一带就是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的。本来她可以去投胎了,可心不甘就此放过害死她的两个人,便一世世的寻找他们。值到今天终于让她找到了,我本来想阻止他的,却被你半夜醒了来,被她勾了魂。你的两位朋友就是前世害死这女鬼的丈夫和那丫环。我是这女鬼生前,娘家的管家,自小看着她长大,却也看着她被人害死。不忍心留她孤魂一缕在世,便在死后将魂魄附在那棵槐树上,现在她已了心愿,我们就此离去。你为人耿直善良,若非你听到声音出来,你的下场将会和那两个人一样……”
  我朋友猛得从睡梦中惊醒,冷汗早已湿透一身。他用手支着头缓缓爬了起,头很是晕眩。阳光从头顶处的树叶缝隙中透进来,令他有些眼花缭乱,他强打起精神望望四处。才发现此时他正坐在一棵大槐树下,那大槐树干直径有两米多宽,枝繁叶茂的,显示着它的年轮已有千年。
  我朋友有些恍惚,记得之前明明是在那大爷家里的,好端端的怎么跑到槐树下来了。我朋友仔细回想着之前的记忆,猛得目光一转,心汗抖然而起,只见在他头顶处的槐树枝上俨然挂着两具无头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