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阅读网 > 故事 > 感人故事 > 山岚里,唢呐泣不成声

山岚里,唢呐泣不成声

作者:布衣粗食
     文/布衣粗食
  “你到村口等我好吗?我马上就到,只需一刻钟。”
  这是一个十八年没有回故乡的北漂学子打给弟弟的电话。
  记得十八年前离开故乡的时候,屋右边那棵杨梅树还是碗口大小,还未结出一粒红彤彤的杨梅;屋门口的石臼光溜溜的,可以映出人的影子来,那是童年嬉戏的痕迹; 母亲 的坟冢上还有他亲手上的一炷香,飘着一缕青烟;堂屋八仙桌上,还摆着他立下的誓言——“立志成才,长大后好好孝顺父亲”……现如今,他还能够一眼认出它们么?挂掉电话后,他这样想。
  想着想着,他的宝马车就停在了村口。不可思议的是,他已经找不到屋右边的那棵杨梅树了,村里的老房子更老了,祖先留下的祠堂只剩下一根石柱在断墙边指向云天,和村口的红砖瓦房对峙着。当初年纪尚幼的弟弟老成了他的哥哥,就在这块地里刨食了半辈子,还住在父亲留下的土砖屋里,日子既不富裕也饿不着。
  “大哥啊,咱爹死的时候,还叨叨着你啊,爹说,你工作忙,要我们不要耽误你啊。说你是我们村里唯一的清华大学生,是族人的骄傲,我们都不能拖累了你的前程啊。”他一开车门,脚落在故乡的土地上,弟弟便呼天抢地地哭着,拽住他保养得还算白净的手。
  披上白麻,跪拜过父亲的灵柩,天色早已暗淡下去。晚饭过后,他和弟弟坐在父亲的灵柩旁,商议着父亲的后事。忽明忽暗的白炽灯下,弟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黑乎乎的小木匣子,说,这是父亲留给他的遗物。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木匣子,揭开一层黄色的油纸,他的心开始抽搐,泪水啪嗒啪嗒地落在了黄土里。油纸下居然是他童年最想要的铜唢呐。唢呐上还留着父亲刻下的一行字—— 雪 落梅园香入梦,状元今日披红花。字是父亲在他考上清华大学那天刻下的。
  他抚摸着唢呐上的那一行字,字行间还有父亲的味道,还有父亲对自己的教诲。他罪孽深重啊!!考上清华大学的那一刻,父亲许诺要在他清华大学毕业那一天把唢呐送给他,这是父亲的父亲遗留下来的古物,是和父亲形影不离的朋友。父亲吹唢呐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村里大小红白喜事,只要父亲的唢呐声一响,就是“家和万事兴”了。十八年前的许诺,父亲还惦记着呢。可他呢?当亲朋吃过他上大学的喜酒,当父亲吹响送别的唢呐,这一别竟成了永别!他一忙再忙,读书时,为知识忙,毕业后,为找工作忙,为 爱情 忙,成家后,为赚更多的钱忙,忙得连亲手接过父亲递来的唢呐都没有时间,当父亲把唢呐举在半空中, 久久 没有等到来接应的人,父亲该会是死不瞑目吧。
  孩童时的他,做梦都想要得到父亲的唢呐。贫寒的家境,因为母亲的离去,更加贫寒了。要是得到一支唢呐,那将可以换得多少玩具啊,甚至是可以换得几件新衣,换得一沓小人书啊。可是父亲没有答应他,唢呐是父亲的精神支柱,是父亲的命啊!
  办完父亲的后事,他邀弟弟和他一同北漂去,弟弟说要留下来为父亲守孝。他迈出家门的脚顿时不知道往哪放。
  几番思量,他还是决定继续北漂,那里有他割舍不了的娇妻,孩子;工作,地位;金钱,物质;还有那灯红酒绿的夜空…
  翻过屋前的那道山岚,他取出那支唢呐猛吹一口气,唢呐竟然泣不成声,原来它已然锈迹斑驳,再也吹不出什么调子了,同时锈迹斑驳的还有那条飞出金凤凰的乡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