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娘

作者:文飞礼展
     南方人喊自己的妈妈为“妈咪。”这样喊听起来洋气,听起来亲密。北方人喊自己的妈妈喊“娘,”这样喊,听起来好像有点“土鳖”。地方风俗习惯,我喊我的妈妈也是土鳖的喊法,“娘!”听着很土鳖却很贴心的称呼!
  老娘,老了!过了今年就到古来西的年龄。老娘,真的老了,劳累一生的老娘,满脸的皱纹已经占据了她全部的额头!老娘,的确老了,岁月摧白了她头上的黑发,时光带走了她的 青春 年化!
  老娘老了吗?是的,她老了。但是她的关爱自己子女的心还没老,她一心为家的爱没有少,她唯一少的就是时光!那无情的时光!
  去年,过年到温州见了自己三年没见的老娘,老娘快到古来稀的年龄了,还坚持在外打工,用她的话说“自己能挣点钱就挣点,可以减轻我在城市中的压力,以后老了能少找自己的孩子要钱,省的以后再城里我为钱发愁!”我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,认为自己的老娘一辈子是个“老苦命!”
  凌晨的火车把我带到温州,老娘在车站已经等候很久。眼前的老娘有点胖、有点壮!由于老娘个子不高,在加上过年天冷穿的厚,看起来有点臃肿!老娘看着我以后,递上来一个保温杯子给我暖手,看这我把棉袄的拉链开着,赶紧上去给我拉上,我知道她是怕我冻伤。我看着她冻的发红的手,我心里一酸,在旁边卖了两杯热饮,十元一杯,付钱的时候我皱皱眉头,温州这消费也太高了吧!
  我把热饮递给了老娘手中,拿过保温杯,打开喝了一口水,怎不热啊!不是保温杯吗?怎不保温,我才起来给娘热饮的时候,娘的手很凉!我终于明白,不是保温杯不保温,而是在冷风中等候很久。
  凌晨一辆出租车快速开来,司机是姐夫,姐夫看着我说道“咱娘昨天夜了都在车站外等你了,我叫她在家里到 时间 我拉她来,她怕当务我的生意,一天到晚拉客人挣钱,其实有干不完的活,挣不完的钱,上车我把你送瓯北去,车站饮料要十块吧,外边八块,这边消费就这样---高!”
  上了车,却没有看到老娘的身影,人那?打开车窗玻璃,看见老娘弓着她有点驼背的身体,挤到人群最后,伸出通红的冻手,捡起地上的一个可乐瓶,打开瓶盖,放在自己的脚下,用力踩下,在弯下腰,捡起没气的瓶子,塞入手中提着的布袋口!
  车上老娘和姐夫说着出租车最近的生意好坏,问着他们最近的身体 健康 情况,和我说着老家街坊邻居的现状!老娘老了,话也多了,人也显得啰嗦了,老娘老了,眼睛花了,路也看得不是那样清晰了,老娘老了,为了自己的孩子更好的 生活 ,累苦了。
  老娘一生劳苦命,老娘一生为命奔波!
  小时帮我阻挡风雨,大了鼓励我走出农村,现在却要操劳未知的子孙。那个为了几分钱弯腰捡起可乐瓶的老娘。你那颗慈爱我得心,我该怎样报答???